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名仕策划 > 干什么以往跨国公司稍不留心就净赚,大型活动20日在京实行

干什么以往跨国公司稍不留心就净赚,大型活动20日在京实行

时间:2020-02-14 02:11

北京9月25日电 /新华美通/ -- 由《英才》杂志主办的“成长十年”大型活动于2007年9月21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 本次活动以“创造价值 贡献中国 -- 共创中国商业价值十年”为主题,开设两场论坛,分别是跨国企业论坛:“创造价值 贡献中国 -- 共创中国商业价值”,以及国企论坛:“新国企、新价值 -- 三家千亿国企的整体竞争力”。 在“新国企、新价值 -- 三家千亿国企的整体竞争力”中,与会嘉宾都提出了自己对中国企业颇有新意的理解。中海油总公司总经理傅成玉提出:“中国的大型国有企业几乎都走向了资本市场,已经在行业市场上的竞争。”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则认为:“虽然总体用户数量趋于饱和,但市场总量仍在扩张,因为每个人的使用量在增加”。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肖亚庆认为:“中国铝业除了要继续进行现在产业链的整合,还要向多金属的国际化的公司发展。” 1997年至2007年,中国商业发展如此精彩,商业英雄不断涌现,这是值得纪念又值得总结的十年。《英才》杂志选择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做了一次有益的回顾和梳理,以此来总结十年来中国商业发展的路径变化,展现这十年里中国社会发展的成就,同时也为未来十年的发展走向做一个探讨和预测。消息来源:《英才》杂志社

北京2012年12月12日电 /美通社/ -- 由《英才》杂志主办,中国华融开幕独家协办的第十二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于11月30日在北京召开,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中国交通银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等14家公司成为“2012年度具价值管理榜样”。 合作缔造新商业论坛 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从2001年至今已经连续举办十二届,被誉为“较高规格、最具影响力的中国管理界的媒体活动”。2010年,管理大会提出“融合智道”,主张智慧的融合藉由心灵感悟产生力量,唯有心灵的力量,才能转化为行动力量推动技术和制度的进步。到2011年,大会提出“均衡智道”,去年的大背景是西方世界的风雨飘摇,而东方世界新兴国家的崛起中,新的均衡版图正在构筑。今年大会以“改变智道”为主题。面对复杂的经济形势,改变已经从原来的未雨绸缪变成了不得不为。在日前举办的第十二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上,每一场发言都离不开一个“变”字,但因为出发点不同,“变”的重点也不尽相同。 对于2013年经济形势,几乎所有的参会代表都不甚乐观。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认为,2013年中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十分复杂,核心就是充满了不确定性。欧债危机的走势、美国“财政悬崖”的问题、发达经济体的宏观经济政策以及包括石油价格在内的原材料价格走势都存在不确定性。这给中国企业带来很艰巨的挑战。 在这种大环境下,政府官员主张苦练内功,转变自己的竞争力。“中国企业长期的竞争力基础是建筑在低成本之上的,大家习惯于靠低成本打天下,而要素成本的上升使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出现了整体性的下降,这对于国民经济整体的发展和企业的发展,都是非常大的威胁。” 在国资委副主任邵宁看来,中国经济正处于一个大转折的时期,中国企业急需重新构造我们的竞争力基础,通过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把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尽快转移到技术、品牌和服务的基础上,这种竞争力基础的转换可能是中国企业最需要做出的改变。 本届年会全天设有三场平行论坛,分别为“合作缔造新商业”、“金融业创新动力”、“IT业的新模式之变”以及下午举行的三场主题论坛,“模式之变 -- 国有企业再增长”、“路径之变 -- 民营企业的抗周期生存”、“思维之变 -- 跨国公司的新伙伴关系”,从论坛内容到论坛结构实现多角度、多层次、跨平台的智慧分享。 下一步重点是推动改革 在经济学家看来,目前时期,更为重要的是推动改革。经济学家樊纲就表示,“宏观经济基本走稳,我们有了新的领导层,下一阶段也不需要宏观调控一天到晚调来调去,更多集中精力可以做一些改革,包括国有资产管理和处置方式的改革,包括产权的保护,我想仍然是我们中国经济改革的一个基础性的问题。” 民营企业家则认为,要增强经济活力,就得激活民营企业的活力,当务之急是破除垄断,让民营企业有更多机会参与竞争。而国企、央企代表则认为,企业遭遇经济环境挑战时,光抱怨没有用,还是先控制好风险。 发掘中国经济领域各行业的年度管理榜样,推动企业人才战略的进步,乃至于整个社会管理水平的提高是“双十”活动的初衷,报纸(北京青年报)、杂志(英才杂志)、网络(新浪网)等强势媒体联合推广,不仅较大程度体现出年度管理大会“公平、客观、公正”的原则,而且通过媒体平台的整合效应将进一步营造主流商业人物的影响力。 “2012年度具价值管理榜样”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董事长奚国华 中国交通银行董事长胡怀邦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熊群力 中国国电集团公司总经理朱永芃 中国航空集团公司总经理王昌顺 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董事长王会生 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总经理孙兆学 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沈浩 碧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中国区总裁陈黎明 杜邦公司大中国区总裁苏孝世 英特尔(中国)有限公司中国区总裁杨叙 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健林 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王玉锁 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消息来源:《英才》杂志

9月22日,在《英才》杂志主办的“创造价值,贡献中国——共创中国商业价值十年”的主题研讨会上,就这些问题,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总经理傅成玉、中国联通(行情股吧)董事长常小兵等多位国企老总展开了一场激烈辩论。

“新国企”这个概念,是指伴随国有企业改革第二阶段而诞生的“新型国有企业”,其主要特征是,按照《公司法》注册,以股份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为主要法律形式,虽然保持了国有控股,但股权结构多元化。

近年来,“新国企”利润逐年大幅度提高,表现出较强劲的盈利能力。从指标看,2006年,中央企业实现销售收入8.3万亿元;实现利润7681.5亿元,销售收入超过千亿元的有21家,利润超过百亿元的有13家。截至2006年底,中央企业资产总额为12.2万亿元,年均增长13.6%。

张维迎戏称,“以前是民营企业稍不留神就赚钱,现在是国企稍不留神就赚钱。”

而傅成玉对“新国企”的理解是,国企在外力推动之下进行了自我改造,走向了市场,包括国际市场的竞争。市场化、国际化和资本化导致了国企的变化。

傅成玉认为,近几年,几乎大部分行业的中央企业都走向了资本市场,再加上在行业市场上的竞争,公司的治理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虽然一把手还是上面任命的,但是其他高管,基本上都要靠业绩、靠董事会来选了。”管理必须规范、透明,竞争力也大大加强。

不过,国家发改委宏观院《深化中央企业改革》课题组的一份报告认为,对新国资、新国企的评价还需待以时日。

报告认为,国企赢利近年来大幅提高是事实,但低效率和其他问题也客观存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宏观形势可以暂时掩盖国企低效率的本质,但如果以赢利能力强为理由忽略进一步改革,因国企暂时繁荣导致体制复归,那么繁荣之后的风险如何处理,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报告还认为,垄断行业改革是“冰山只动了一角”,缺乏总体目标和统筹考虑,缺乏保障改革顺利实施的配套机制建设。而且,受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制约,推进改革的难度很大。

而面对垄断的批评,傅成玉认为要“历史地看,辩证地看”说国企靠垄断,“是不全面的。”历史造成了所有规模大的企业都是国企,改革开放以后,中国走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改革导致了很多变化。

他以中海油为例,认为现在并不存在资源垄断。“表面上看海洋石油就一家,但实际上不仅仅是一家,国际上还有很多竞争对手,中国的海上石油一样对外开放。我们要申请一块开发区域,和外国公司一样,要交费,之后还要承诺巨额投入,还有各种税费。”

“今天看国企是否有竞争力,要把它放到国际的同行业里去比较,竞争是在管理上、成本上、效率上。”傅成玉说,“海上石油的生产成本是陆上的5-10倍,全世界就中海油一家全搞海上的石油公司,但是它的成本在国际处在最低的行列,中海油靠的是管理效益和技术创新。”

常小兵则判定现在基础电信服务领域里面,并不存在“比较浓厚的经营性垄断”。他说,从市场准入看,国企在很多领域确实占据垄断地位。但是从市场定义和服务的理念来看,在任何一个服务领域,要看消费者是否有两到三个以上的不同选择,看单一企业的市场份额有没有超过市场的底线。

而张维迎认为,最近几年国企赚钱的原因之一是整个市场环境的变化,特别是上下游产业的优劣地位发生了变化,“上游的国企赚钱,有一个原因就是下游的民营企业发展得非常好,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市场需求。”

至于国企的利润和垄断的关系,张维迎以电信行业为例说,尽管上世纪90年代分拆电信,使市场上竞争的关系发生很大变化,但需要追问一个问题,如果中国也像英国那样拍卖电信营业牌照,在竞争的市场上,“我们的电信行业还有多少利润?”

他介绍说,前几年,英国单是通过竞拍发3G牌照,政府获得了400多亿美元的收入。而中国的很多管制行业,国企在获得市场准入的时候并不需要负担这部分费用。

常小兵回应说,英国3G牌照的拍卖后的情况证明,当时的预期存在严重问题,如果放到现在来拍卖,可能没有几个企业会以那样的价格去买。“如果中国的3G牌照政府要收牌照费的话,中国联通一定会做好准备,但是如果要花上百亿的牌照费,我想这是不可能的。”

而张维迎则提出,正常情况下,如果能赚钱,企业就会去竞拍。当年英国电信运营商确实过分乐观了,但是可以设计相应的纠正机制。比如,市场情况有变时,可以给予一定的减免或返还。

不过他也承认,“新国企”确实与过去发生了很大变化。特别是大部分的国有上市公司,不论是在海外上市还是在国内上市,都增加了透明度,治理结构也有很大改善。

尽管现在还是国有股占统治地位,但是张维迎认为这条路走得对,通过市场化和规范化的操作,通过股份化,国有企业可以“分成一块一块地转型”(更为公平地私有化),这为整个体制改革的运作提供了巨大的空间。(作者: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