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名仕电子商务 > 超500位投资者或遭,A主板凯路仕与持股人邓永豪撇清关系

超500位投资者或遭,A主板凯路仕与持股人邓永豪撇清关系

时间:2020-05-15 12:38

资本正在撤离凯路仕。

相较2016年的蜂拥而至,降温后的共享单车市场已经完成一轮洗牌,近日,曾经的第二梯队代表小鸣单车宣布进入破产清算流程。

1月22日,对于新三板公司凯路仕478名股东来说是揪心的一天。当天,停牌超过1年的凯路仕终于复牌了。

6月20日起,长江证券不再为凯路仕提供做市报价服务。挖贝网注意到,这已是今年3月底以来第8家退出凯路仕的做市商。

作为曾经参与小鸣单车上亿元A轮融资、并进入其创始团队的新三板创新层企业凯路仕董事长、实际控制人邓永豪,从小鸣单车抽身后,带给凯路仕的负面“舆论”不断:公司被外界质疑曾占用小鸣单车资金、凯路仕因受小鸣单车破产“反噬”资金链断裂。

到当天收盘,凯路仕共有4.53万手卖单,报价为跌停价2.91元/股,但无一成交。

曾经火热的新三板共享经济概念股凯路仕为何落得如此下场?

同时挖贝网注意到,凯路仕除了陷入舆论漩涡中一时无从脱身,也被邓永豪“坑惨”。

今天凯路仕跌停价卖单达291.8万股,依然没有任何成交。

共享单车“爆雷”波及

凯路仕与小鸣单车的“缘分”起源于凯路仕公司实控人邓永豪对小鸣单车的增资。

2017年11月23日,凯路仕公告因拟筹划重大事项,自2017年11月24日起暂停转让。到2018年12月6日,凯路仕先后6次延期恢复转让。

共享单车“小鸣单车”的“雷”炸响后,凯路仕迅速陷入风险之中。

公开资料显示,小鸣单车成立于2016年7月。成立三个月后,小鸣单车宣布完成一亿人民币A轮融资,领投方为运动单车品牌凯路仕实际控制人邓永豪。

2018年12月7日起,渤海证券退出为凯路仕提供做市服务,凯路仕因做市商不足1家,于1月22日被变更为集合竞价转让,并强制恢复转让。

小鸣单车和凯路仕之间的连接点,正是凯路仕实际控制人邓永豪。

在领投小鸣单车A轮融资不久后,邓永豪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加入小鸣单车创始团队,负责其产品研发、经营战略、供应链整合等方面,小鸣单车最初的创始人金超慧等则逐渐退出了小鸣单车的管理。

由于凯路仕是从做市转让被强制变更为集合竞价转让,因此其首日跌幅限制为50%。又因为凯路仕目前为基础层股票,只在尾盘撮合成交一次。

据媒体报道,2016年10月8日,小鸣单车宣布完成一亿人民币A轮融资,领投方为运动单车品牌凯路仕。A轮融资之后,小鸣单车原创始团队全部退出。随后邓永豪以创始人身份加入小鸣单车创始团队,负责其产品研发、经营战略、供应链整合等方面。

直到2017年7月,小鸣单车用户反映押金难退问题,引发用户退押金爆发;而作为“创始团队”成员的邓永豪随后对媒体表示,其已经退出了小鸣单车项目,撇清与小鸣单车的关系。

到1月22日收盘,凯路仕共堆积了约4.53万手卖单,报价为跌停价2.91元/股,成交为零。

2017年6月,小鸣单车曝出押金难退问题。据2017年11月媒体报道,接到小鸣单车员工爆料,小鸣单车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失联;小鸣单车与凯路仕之间有内部关联交易;小鸣单车的大部分资金被挪用支付给凯路仕。

对于邓永豪从小鸣单车团队的退出,外界质疑不断。去年10月,有声音认为小鸣单车大量资金被挪用,流向了新三板公司凯路仕,并且凯路仕是小鸣单车的自行车供应商,实控人邓永豪失联。

由于1月22日无成交,1月23日,凯路仕跌停价依然是2.91元/股,到收盘,共有卖单2.92万手,同样未能成交。

2017年11月23日,疑受此事件影响,凯路仕发布公告,公司股票自次日起停牌,暂定恢复转让的最晚时点为2018 年2月21日,原因是拟筹划重大事项。

2018年4月, 市场上对凯路仕和小鸣单车之间的“纠葛”还未厘清。据媒体报道,凯路仕因生产小鸣单车导致资金链断裂,员工因薪资待遇未到位而滞留在工厂两月讨说法,并且该公司疑似“跑路”,厂里的自行车加工设备都被搬走给担保公司拿去抵押贷款。

凯路仕复牌时,其主办券商已经发布了风险提示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股票停牌已有一年多时间,公司在此期间爆发诸多风险事项与问题,公司股票恢复转让后,如股价大幅下跌,可能导致公司风险事项进一步恶化。

5天后,凯路仕发布澄清公告,称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邓永豪仍在主持公司日常经营工作,公司与其联系渠道通畅,不存在无法联系或失联情形;另外,公司的关联交易和资金占用情况都已在全国股转系统官网披露。

面对质疑,凯路仕先后两次在股转系统发布澄清公告。一方面,凯路仕称公司实控人仍在支持公司日常工作,不存在失联,同时也不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如果仅仅是大幅下跌,对于投资者来说也许还不算太糟糕。但没有买单,也就意味着投资者即便挂出跌停价,也无法离常

凯路仕后来陆续曝出的风险间接验证其与小鸣单车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另一方面,公司凯路仕否认生产小鸣单车,称小鸣单车代工厂为广州震霆自行车有限公司,凯路仕与震霆公司一起租赁了广州耀轮车业有限公司的物业,处于同一生产园区,不存在股权关联关系

凯路仕如今的窘境与当初成交活跃的“盛景”差别巨大。

今年4月11日有媒体报道,凯路仕员工称公司因生产小鸣单车导致资金链断裂,公司已基本停止生产。对此,凯路仕澄清称停产的系同租赁广州耀轮车业有限公司物业的小鸣单车代工厂广州震霆自行车有限公司,公司主要在柬埔寨设立车架等核心部件的生产基地、葡萄牙设立装配厂,目前均在正常生产经营,不存在停产停业的状态。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广州耀轮车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理人姓名也为邓永豪。媒体对接盘邓永豪成为小鸣单车法定代表人的关斌,以及被凯路仕称为小鸣单车真正厂商的震霆公司之间的关系产生质疑。

2015年2月16日,凯路仕开始采用做市转让,股东数迅速从2014年年底的6名,增至2015年6月30日的413名。截至2018年6月30日,凯路仕共有股东478名。

挖贝网查询凯路仕公告发现,小鸣单车的供应商震霆公司是凯路仕2017年第一大客户,小鸣单车另一家供应商广州锋荣实业有限公司系其第二大客户。凯路仕称,小鸣单车目前已破产清算,公司对震霆公司和锋荣实业的应收款项预计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与实控人邓永豪撇清关系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凯路仕215个交易日的成交额达到4.83亿元,每个交易日平均成交额达225万元,股票换手率33.88%,股价最高曾达到8.24元/股。。

此外,凯路仕在5月29日披露,公司2017年末存货预计存在大额亏空的风险,存货亏空的金额及具体原因公司尚在核实中。公司目前经营资金流较为紧张,已影响到正常的业务开展,存在较大的财务风险。目前公司境内业务受资金紧张影响已基本停滞,境外柬埔寨生产基地还在正常生产经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陷入舆论漩涡中一时无从脱身,凯路仕紧接着掉进了实控人的担保“大坑”。

违规间接生产小鸣单车

身兼多职却跑到国外的实控人

近日,因实际控制人违规利用公司对外担保,凯路仕卷入民间借贷纠纷中,并收到法院传票。根据被担保人陈昊欣提交的证据,陈昊欣、凯路仕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前后3次签署《借款协议》,借款金额分别为 500 万元、500 万元和 300 万元,凯路仕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凯路仕这个品牌,在高端自行车领域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此前其经营情况一直不错。

邓永豪麻烦同样不少,目前或已“自身难保”。

根据陈昊欣提交的起诉状,预计凯路仕需要承担的保证责任金额分别为 517.5 万元、517.5 万元和 310.5 万元,合计金额 1345.5 万元;同时,公司收到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冻结邓永豪和公司名下价值 517.5万元的财产。

不过,自从踏足共享单车后,凯路仕就麻烦不断。

据凯路仕公告,邓永豪已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且存在违规利用凯路仕为其个人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的行为。目前,邓永豪已卷入民间借贷纠纷,如败诉,凯路仕需要承担的保证责任金额约为1796.4万元。

根据《公司章程》的约定,上述关联担保事项需要提交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且邓永豪、广州恒永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和广州市恒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关联方需回避表决。

2016年10月,凯路仕实控人邓永豪作为领投方,参与了小鸣单车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

此外,邓永豪与凯路仕间存在关联方资金拆借行为,且未按规定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也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由于公司未完整提供相关资料,主办券商国信证券无法确定具体的资金方拆借金额。

事实上,凯路仕董事会称对上述事项并未知情,同时认为该合同并未经公司有效的审议程序,其法律效力存在重大瑕疵。

2017年11月,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接受新三板论坛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帮助小鸣单车搭建好供应链平台后,他已于当年6月份退出了小鸣单车的投资。

邓永豪已质押其直接和间接持有凯路仕的59.35%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98.28%。若邓永豪不能及时偿还股权质押借款,凯路仕实控人有变更风险。

此外,凯路仕表示,公司将积极应诉,避免公司遭受损失。如公司败诉,承担相关赔偿责任会对公司的现金流和经营情况造成不利影响。公司将全面彻查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是否存在其他违规担保的行为,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的义务。

当时邓永豪称,凯路仕和小鸣单车一直没有业务往来,原因是凯路仕做铝合金碳纤维的自行车,跟小鸣单车不是一个档次。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凯路仕的信息披露和财政大权基本掌握在邓永豪手里。

事实上,挖贝网了解到,凯路仕出现的问题远不止此。

不过,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挖贝网查询公告发现,在小鸣单车爆雷没多久,凯路仕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聂婉华提交了辞职报告,凯路仕于2017年12月13日任命李梅为董事会秘书。但在2018年4月28日,凯路仕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撤销董事会秘书岗位的议案,公司董事长邓永豪成为公司的信息披露义务人。而按照新三板相关规定,彼时仍为创新层公司的凯路仕必须配备董事会秘书。

掌舵人“不靠谱”,公司又惹上了官司,创新层光环加身的凯路仕开始“破罐子破摔”:不按时披露2017年年报及 2018 年一季报、实控人被列入失信名单不披露。

主办券商披露的风险提示公告显示,凯路仕涉嫌与实控人邓永豪疑似控制或存在关联的企业违规进行交易,间接生产和销售小鸣单车。

信披形同虚设,财政大权也被邓永豪牢牢掌握。

主办券商国信证券称,凯路仕原定于 2018 年 4 月 26 日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信息披露平台上披露公司 2017 年年度报告;同时公司作为创新层企业,应当于 2018 年 4 月 30 日前完成一季报的披露工作。

2017年,凯路仕对第一大客户广州震霆、第三大客户广州锋荣的销售额分别为8199万元、7796万元,这两大客户都是小鸣单车的上游供应商,为小鸣单车代工生产自行车,凯路仕主要向这两家公司销售自行车零配件。

据凯路仕5月29日披露,2017年12月,公司前财务总监因身体原因辞任,在聘请新的财务总监之前,暂由公司董事长邓永豪履行财务总监职责,至今公司仍未聘请新的财务总监。

截止5月25日,凯路仕的两份财报仍然没有公布。对此,凯路仕称,公司正在积极协调内部相关部门全力配合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现场审计工作,争取尽早完成年度审计及年报编制工作,预计于 2018 年 6 月 30 日前披露 2017 年年度报告等定期报告。

这两家公司停产停业后,凯路仕预计对这两家公司的应收款项无法收回。且小鸣单车倒闭的负面新闻,直接影响了凯路仕银行贷款的续期,导致凯路仕资金非常紧张。

凯路仕提示风险称,邓永豪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违规利用公司为其个人提供担保,同时履行公司董事会秘书和财务总监职责容易产生财务舞弊风险,将对公司治理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凯路仕近日主动裁撤掉董秘岗位的举动让人费解。4月28日,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不设立董事会秘书岗位的议案》的议案。

在凯路仕的危机中,邓永豪作为公司实控人,并且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责任巨大。

挖贝网注意到,邓永豪目前疑似已不在国内。

其表示,根据公司发展需求,经综合考虑后决定撤销董事会秘书岗位,由公司董事长邓永豪履行公司信息披露义务人相关职责。本议案无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根据公司说明,邓永豪担任董事长、总经理期间,公司公章就存放在总经理办公室内。公司虽然有公章管理制度,但邓永豪使用公章未受到限制。

凯路仕主办券商国信证券6月1日发布的风险提示公告称,“邓永豪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时担任公司董事长、信息披露义务人和财务总监职责,目前人在国外。”

目前,凯路仕股票处于暂停转让状态。根据相关规定,若公司在 2018 年 6 月 30 日之前仍无法披露公司 2017 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同时作为创新层企业,未能如期披露年报致使凯路仕不再符合上述创新层公司维持标准。

后来,邓永豪违规利用公司为其个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未履行正常审议程序,导致凯路仕陷入诉讼和债务纠纷中。

凯路仕还有多少问题没被曝光?目前还是未知数。

从股转5月25日披露的《2018年创新层挂牌公司正式名单》来看,凯路仕已不在其列。

目前,邓永豪质押了其持有的凯路仕98.28%的股份,并长期滞留境外未归。

资本“溃逃”

与此同时,挖贝网在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公示信息时发现,凯路仕实控人邓永豪日前因“财务报告制度”已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截止目前,凯路仕并未在股转系统披露此信息。

有专卖店改行卖电动车

此前,凯路仕颇受投资者欢迎。

凯路仕的经营危机,直接影响了其产品线上线下的销售。

资料显示,凯路仕2014年5月30日挂牌新三板时仅有股东3名。此后,经过定增及二级市场交易引入了大量股东。截止2017年6月30日,凯路仕共有股东543户。

凯路仕的主办券商国信证券的风险提示公告显示,凯路仕境内业务已经基本停滞,境内资产损失、亏空问题严重,境外经营的业务仅存在小规模经营。

2014年到2015年,可以说是凯路仕发展的“黄金年代”,其成功完成4次股票发行,合计融资2.59亿元,包括久久益基金、九泰基金、融通资本、上投摩根基金等知名机构入股。

据了解,凯路仕在国内的销售主要采取线下加盟店和线上直销两种模式,其旗下包括CRONUS两个主打品牌。

2015年2月16日,凯路仕挂牌新三板不到一年,便将转让方式正式变更为做市转让。当时,国信证券、光大证券、财富证券、长江证券4家做市商为凯路仕提供做市报价服务。

目前,凯路仕官方网站已经无法访问,公司此前开设的天猫旗舰店也已经关闭。

据数据显示,此后,凯路仕做市商数量迅速增加。截止2015年6月30日有9家;到2015年年底,增加至16家;2016年底达到18家;到2017年6月底,凯路仕拥有的做市商数量达到顶峰,高达22家。

虽然凯路仕品牌的产品在部分电商平台依然有售,但记者向多家店铺咨询,店主均表示产品是正品,却不愿意透露产品来源。

转折出现在凯路仕第5次新三板股票发行。

在线下,深圳地区尚在正常经营的凯路仕·烈风专卖店已经十分稀少,且多数店铺车型不全,店主也仅在勉力维持经营。

2016年2月26日,凯路仕宣布拟以7-9元/股的价格发行5000万股。当年8月份,凯路仕对股票发行方案进行调整,发行价格调整为5-9元/股,总募资额缩水近一半,为不超过2.65亿元。2017年1月24日,凯路仕称要调整方案,终止了该次股票发行。

福田区某凯路仕·烈风专卖店店主李奕告诉记者,此前凯路仕·烈风专卖店数量很多,但去年以来很多店铺受到影响关闭。就在李奕店铺的隔壁,此前也是一家凯路仕·烈风自行车专卖店,但目前已经改行卖起了电动车。

2017年2月10日,凯路仕调整后的股票发行方案披露,发行价格6-10元/股,发行股数不超过4083.33万股。2017年7月31日,凯路仕收到证监会核准股票发行方案的批复。

凯路仕此前的销量一直不错,但共享单车兴起后,销量下滑明显。而自凯路仕经营出现问题后,李奕店内的车就更不好卖了。李奕正打算更换店招,改卖其他品牌的产品。

2017年12月21日,凯路仕历经波折的第5次股票发行终于进入询价阶段,凯路仕设置的认购对象《申购意向函》的发送时间截止2018年1月19日下午17:00。

凯路仕线下虽然采取加盟模式,但其对加盟店的管理和控制并不强。李奕告诉记者,公司并未收取加盟费,只是刚开始帮助制作更换了统一的店招,在双方合作协议到期后,公司也未及时续签。

但此时,凯路仕已卷入小鸣单车倒闭的风波之中,融资必然不会顺利。2018年1月22日、3月1日,凯路仕两次发布询价延期的公告,但融资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5月14日,凯路仕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股票发行的议案》。

由于凯路仕在国内的经营已经停滞,在资金和货源上,凯路仕与线下店铺的联系早已断裂。李奕店内的车就来自凯路仕其他中间商,至于中间商的货源来自哪里,李奕表示无法确定,“据说很多来自国外。”

风险大爆发,凯路仕遭资本抛弃。

另外,由于凯路仕品牌在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在凯路仕经营出现问题后,不少山寨产品也开始冒头,包括李奕在内,多数凯路仕店主都感到十分可惜。

如今,做市商正忙着“逃离”凯路仕。

从2017年风险爆发至今,凯路仕其实采取了多种自救措施,但基本都以失败告终。

2018年3月28日,国泰君安证券退出为凯路仕提供做市报价服务,开启做市商“溃逃”序幕。

2017年11月,凯路仕开始筹划成立合资公司及引入投资者事项,但该合作事项的前提之一是,凯路仕需完成从新三板摘牌。

挖贝网查询凯路仕在全国股转系统发布的公告发现,从今年3月28日到6月20日,不到3个月的时间,已有国泰君安证券、兴业证券、国信证券、金元证券、东兴证券、天风证券、山西证券、长江证券8家做市商不再为凯路仕提供做市报价服务。

随后凯路仕出现一系列风险事项,且由于股东较多,摘牌不容易执行,导致上述合作事项停滞。目前该合作协议虽然未终止,但连凯路仕自己都认为后续推进的可能性已经很校

超500位股东或被“活埋”

2018年6月27日,邓永豪控制的凯路仕前两大股东广州恒永实业有限公司、广州恒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凯路仕第五大股东金子龙签署《收购意向书》。

自2017年11月24日开始,凯路仕股票一直处于停牌状态,意味着其500多位股东基本没有出逃机会。

但该协议书约定,如果转让方未在2018年12月30日前将违规担保和股权质押问题有效解决,《收购意向书》就自动解除。

凯路仕最新给出的停牌理由,是公司拟与某知名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共同推进产业布局,同时公司正筹备引入新的投资者,投资者拟通过收购少数股东股权成为公司股东,上述合作前提之一为公司完成新三板摘牌。

为了避免《收购意向书》解除,凯路仕积极推动实控人采认适方式,尽快处置其控制的广州耀轮车业有限公司名下土地,以偿还实控人的部分债务,并解决公司对实控人的违规担保。

重大事项需要从新三板摘牌,但凯路仕却一直没有走主动摘牌程序。凯路仕称,预计最晚恢复转让日为2018年7月2日。

耀轮车业名下土地,指的就是凯路仕办公司地点及生产车间所在土地。在2017年年报中,公司预计这些土地处置实收金额在2.8亿元-3.4亿元之间。

不过,按照凯路仕目前的信息披露情况来看,其股票恢复转让的可能性可以说微乎其微。

不过,到目前为止,该土地的处置尚无进展,而之前签署的《收购意向书》已经失效。

挖贝网查询凯路仕公告了解到,截止6月20日,凯路仕凯路仕2017年年报仍未发布。而在4月13日,其它新三板公司正忙着披露2017年年报的紧要关头,凯路仕宣布更换负责财务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且直至5月29日,凯路仕未能聘请新的财务总监。

目前,凯路仕正面临严重的资产亏空问题。截至2018年6月30日,其存货账面余额2.8亿元,计提了2.6亿元跌价准备;3.53亿元应收账款计提了1.37亿元坏账准备;1.4亿元预付账款也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按照新三板相关规定,如6月30日凯路仕仍未发布2017年年报,将被从新三板强制摘牌。

主办券商认为,公司存在被破产重整或清算的风险。

届时,丧失股票交易的便利性,500多名股东如何退出,将是重大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