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名仕资讯 > 中炎黄子孙民共和国应有序放松资本管理调控,财政和经济频道

中炎黄子孙民共和国应有序放松资本管理调控,财政和经济频道

时间:2020-02-12 03:16

北京时间7月24日22:0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对外部门报告》(ESR),其中提及中国当前的外汇储备充足,且经常账户顺差占比较大等外部失衡问题自金融危机以来已大幅改善。 ESR是IMF分析全球外部发展情况,并提出对经济体外部头寸(包括经常账户余额、实际汇率、外部资产负债表、资本流动和国际储备)最新评估的年度报告。 外部失衡状况改善 今年以来,不乏机构预计,中国经常账户顺差持续下降的态势将延续。ESR提及,中国2017年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1.4%(周期性调节后得出),同比下降0.4%。IMF认为,这主要反映中国进口量加速增长(2017年占GDP的10%),同时也反映了投资增长强劲、实际汇率升值、主要发达国家需求疲软以及服务赤字上升。目前根据IMF的评估,中国经常账户顺差/GDP占比约较符合中期基本面和理想政策的水平高出0.2~3.2个百分点。 根据ESR,中国净国际投资头寸(NIIP)保持正数,不过NIIP/GDP占比相对2007年触顶的33%已经大幅下降至15%。这一变化主要是受到经常账户顺差下降、估值变化、持续较高的GDP增速的影响。海外总资产截至2017年底占GDP的58%,其中主要是外汇储备,而总负债为GDP的43%,主要反映在FDI(外商直接投资)流入中。 所谓NIIP,其实就是一个国家资产和负债的差额。一直以来,中国对外资产以政府为主体,储备资产占绝对优势。在2004~2008年间,储备资产占对外资产的比重都在65%以上。相比之下,美国对外资产一直以私人资产为主体,同期私人资产占美国对外资产(金融衍生品除外)比重几乎都在90%以上。中国对外负债以直接投资为主,其次是其他投资,证券投资最少;而美国对外负债以证券投资为主,债券融资是最主要的融资形式。 IMF预计,中国NIIP对GDP之比有望保持强劲,但中期可能小幅下降,这与预测的经常账户顺差变化保持一致。NIIP也不是当前的重大风险来源,因为资产保持高位,且负债主要是与FDI相关。 人民币汇率可能中期下行 就人民币而言,2017年实际有效汇率贬值2.5%,主要由名义有效汇率贬值2.2%所驱动。截至2018年5月的数据显示,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较2017年升值3.4%。但值得注意的是,6月中以来,人民币贬值加速,至今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累计下跌逾6%。 IMF认为,总体而言,人民币汇率大致与基本面和理想政策所隐含的汇率一致。之所以当前经常账户仍偏强,主要因为经常账户对于实际有效汇率的弹性仍较低,这也导致储蓄过剩等问题。未来随着资本账户不断开放、居民资产配置多元化,人民币汇率可能会在中期有所下行。 而就跨境资本流动来看,中国的资本净流出在2017年下降至829亿美元,较2015年创纪录的6470亿美元和2016年的6460亿美元已大幅下降。 IMF建议中国实现更有效的浮动汇率,并需要强化国内金融稳定性。同时,中国应该采取措施鼓励FDI流入,这会产生积极的增长溢出效应,并能改善公司治理标准。 中国外汇储备充足 在此次发布的ESR中,IMF认为中国外汇储备仍然充足。 2017年,中国外汇储备上升了1290亿美元,而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下降5130亿美元和3200亿美元。 根据IMF未经资本管控调节的综合指标,中国外汇储备充足率为97%,经过资本管控调节的充足率则为157%,较2016年的172%有所下降。 “上述两个测算指标都基本反映中国外汇储备充足,人民币也不断向灵活的汇率制度转型。”IMF称。 IMF的这项综合指标考量涵盖贸易冲击、债务偿还、资本外逃等在内的一系列风险,并根据不同汇率制度和资本账户安排设定不同的风险权重。100%~150%的指标值为充足范围。 也有机构根据IMF测算指标和中国实际情况得出了“最优外汇储备=30%×短期外债余额+20%×其他组合债务余额+5%×广义货币供应量+10%×出口总额”的计算等式,结果显示,2004~2016年,中国的实际外汇储备始终高于最优外汇储备规模的上限,但近两年的实际外汇储备规模越来越接近于最优规模上限。

IMF周二发布了涵盖世界最大的28个经济体和欧元区的《2014年对外部门报告》(ESR,下称“报告”)。报告对中国的评估引人关注。IMF认为,人民币的升值与基本面的变化一致,且人民币仍被低估5%~10%;中国应该有序地放松资本管控,尽管完全放开将使人民币升值预期升温,在短期内将吸引资本净流入,但也将被国内投资者寻求投资组合多元化而带来的资本流出所部分抵消。此外,IMF认为,中国不必再积累更多外汇储备,且应该逐步减少汇率干预,以实现更灵活的汇率机制。

中国在放宽汇率波幅、利率市场化、逐步开放资本账户、加强社会安全系统等方面的努力得到了IMF的肯定,IMF提出接下来的重心包括:改进金融中介使风险定价和资源配置更合理;强化财政体系;改进资源定价;进一步开放市场,使其更具竞争性;继续改善社会安全网络。

IMF第一副总裁利普顿(David Lipton)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三中全会为中国发展注入了核心潜力,这将是中国的巨大飞跃。在需求方面,将资源从投资、出口转向提高家庭收入和消费;在供给方面,建立更可靠的市场价格机制,这主要依靠促进生产率,使其扩大社会供给的驱动力。

中国净国际投资头寸占GDP的21%,这个比值自金融危机依赖持续下降,主要因经常账户经常账户盈余的缩减及外汇汇率的变化。

IMF表示,从中期而言,中国应该有序地放松资本管控,这将支持国内金融市场自由化。但完全自由化将带来的冲击目前尚无法确定。利差和人民币的升值预期在短期内将吸引资本净流入,但也将被国内投资者寻求投资组合多元化而造成的资本流出所部分抵消。

截止2013年底中国总外汇资产展GDP比重为64%,其中主要为外汇储备,外汇负债占GDP比重为43%,主要为FDI。

一方面,IMF对中国取得的进展表示肯定,如扩大汇率波幅、利率市场化、逐步开放资本账户、加强社会安全系统等方面。另一方面,IMF也对中国提出了更高要求,认为中国应优先聚焦下述方面:优化金融中介以使风险定价和资源配置更合理,强化财政体系,改善资源定价,进一步开放市场并鼓励竞争,继续改善社会安全网络。

IMF还对中国外部经济的分项领域做出了具体评估:

就备受国内外关注的真实汇率来看,IMF认为人民币真实汇率自2005年汇改之后稳步升值,2006~2013年间年均升值5%。人民币的升值与基本面的变化相适(特别是中国生产率的增长快于其贸易伙伴)。不过,IMF认为目前人民币仍然被适度低估(moderately undervalued),基于宏观经济及金融发展情况,IMF评估人民币仍被低估5%~10%。

经常账户

报告涵盖世界最大的28个经济体和欧元区。值得一提的是,经常账户分化(拥有经常账户盈余的国家和拥有经常账户赤字国家之间的差值)是评估IMF成员国整体经济和金融政策的有用工具,因为经常账户分化反映了对外政策、主要针对国内经济的政策和经济基本面(如发展水平和人口结构)的综合效应。

IMF认为中国将继续密切管控汇率,并定期干预,使升值步伐趋于稳定、缓慢。

就中国经常账户而言,IMF指出中国经常账户盈余逐步下降,自2007年创下占GDP比值10%的纪录后便步入下行通道,到2013年底只占GDP的1.9%。盈余的下降主要受强劲的投资增长拉动, 以及受到主要发达经济体周期性疲弱的影响。IMF指出,中国服务业逆差呈扩大趋势,这主要归因于出境旅游和教育开支。

IMF认为中国虽然在逐步开放资本账户但限制依然很多。向内的FDI及其流动需要经过批准,而向外的FDI则有较大程度的自由。通过QDFII、QDII、RQFII的投资依然需要配额和审批。

中国净国际投资头寸占GDP的21%,这个一比值自金融危机以来持续下降,主要因为经常账户盈余的缩减及外汇汇率的变化。

中国政府已经承诺将实现这些目标,并在今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写入2020年前完成的改革蓝图中。IMF认为如果这些目标圆满完成将带领中国走上更加包容、环保、可续发展的道路。

中国应有序放松资本管控

外汇储备的积累在2012年显著放慢,但2013年重新加速,因利差吸引、资本在中国内地可以得到相对较高的真实回报、人民币升值预期带来大量资本流入。

IMF即将发布有关中国的2014年第四条款磋商报告,据接近IMF的人士透露:“中国外部失衡已有所缓解,去年经常账户顺差估计将缩小至GDP的1.8%左右。”过去一段时间,中国的实际有效汇率的升值、全球需求疲软、中国贸易条件恶化以及国内投资强劲等都对此现象有一定影响。

IMF本周二发布全球主要国家外部经济报告,其中认为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值得肯定,资本市场的开放程度还有待提高,目前外部风险较小。人民币汇率仍然被低估5~10%,中国外汇储备已过于庞大,无需继续增储。

一直以来,IMF都对中国十八届三中全会所实现的突破表示肯定,全会标志着中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阶段。

外部借贷被严格监管,向内输入资金的渠道主要是FDI(2012年2530亿美元占GDP3.1%)限制了风险。

IMF特别指出,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是IMF综合度量指标的160%,而从储备充足角度来看,中国没有必要再积累更多外汇储备。

中国经常账户盈余自2007年创下占GDP比值的10%的记录后开始下降,到2013年底只占GDP的1.9%。盈余的下降主要受投资增长强劲,以及主要发达经济体周期性疲弱的影响。如果中国改革成功,将降低个人储蓄,减少经常账户缺口。

从外汇资产与负债头寸来看,截至2013年底,中国总外汇资产占GDP比重为64%,其中主要为外汇储备,外汇负债占GDP比重为43%,主要为FDI。

IMF认为该比值在中期将缓慢上升,同时经常账户盈余将温和上升,GDP将强劲增长,因中国外汇储备庞大,而外汇负债又受FDI主导,可受冲击的漏洞较少。

IMF指出,如果中国改革成功,这将降低个人储蓄,减少经常账户缺口。

中国经济向更有持续性、更平衡的增长方向发展需要一系列综合的改革措施,包括金融、财政、汇率以及结构性措施。

关于资本和金融账户,IMF认为中国虽然在逐步开放资本账户,但限制仍然较多。对内FDI需要经过审批,而对外FDI则享有较大程度自由。通过QFII、QDII、RQFII的投资依然需要配额和审批。由于外部借贷受到严格监管,且资金流入的渠道主要是FDI,这也使脆弱性得到抑制。2012年FDI总额为2530亿美元,占GDP的3.1%。

IMF表示中期看来,逐步有序的放松资本管控将对国内金融市场自由化带来支持。但完全自由化带来的冲击目前还不能确定。利差和人民币升值预期在短期内将继续带来资本净流入,但也将被国内投资者寻求投资组合多元化造成的资本流出所部分抵消。

尽管IMF认为中国外部失衡格局有所改善,但仍对改革提出进一步要求。

外汇资产与负债的头寸及方向

中国正向更为平衡、可持续的增长转型,IMF认为这要求中国实行全面配套措施,具体包括金融、财政、汇率以及结构性措施。

IMF认为,中国的国际收支平衡(净出口-净资本流出)自金融危机以来有了相当程度的降低,依然快速的投资强调了国内经济向消费转型的重要性。考虑到中国经济的系统特性,国内经济成功的中期转型将帮助全球经济和金融系统企稳。

IMF称,中国政府已经承诺将实现上述目标,并已将其写入了十八届三中全会的2020年改革蓝图之中。IMF认为,若这些目标圆满完成将带领中国走上更加包容、环保、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是IMF综合度量指标的160%,从储备充足角度来看没有必要再积累更多外储。为实现更灵活的汇率体制,政府应该逐渐减少对汇率的干预。

此外,IMF还从以下各领域对中国经济状况进行了评估:外汇资产与负债头寸、经常账户、真实汇率、资本及金融账户、汇率干预及外汇储备。

IMF认为该比值在中期将逐步上升,同时经常账户盈余将温和上升,GDP将强劲增长。而中国本身的脆弱性较小,这主要归功于中国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且外汇负债由FDI主导。

中国国际收支改善明显

IMF认为,自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国际收支平衡状况已出现明显改善,持续快速的投资突出了国内经济向消费转型的重要性,且国内经济成功的中期转型将助力全球经济、维稳金融系统。

就中国近期有效且定期的外汇干预来看,IMF认为中国的管控旨在使升值步伐趋稳,今后中国应该逐步减少干预,以支持更为灵活的汇率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