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名仕资讯 > 华安证券前三季净利增长144,财经频道

华安证券前三季净利增长144,财经频道

时间:2020-02-12 03:16

券业的中报披露还未正式开始,但不难嗅到仍在蔓延的寒气。截至7月24日,A股共有6家上市券商发布了业绩快报及预告。除中信证券外,其它券商盈利均出现大幅下滑,上半年净利润遭“腰斩”。这并非偶然。根据分析师测算以及经营月报统计,A股超过30家上市券商里,上半年能实现净利正增长的券商或不超过5家。 伴随业绩下滑,券商板块估值也不断探底,一度创下历史新低。进入6月后,个股更是接连“破净”。行业分析逻辑已无太多新意,除不断强调坚守龙头股之外,多数观点仍以板块估值见底、安全边际高等为主要逻辑。但寒冬之下,惯用的“估值修复论”也开始失灵。有分析师就强调,券商股的估值中枢在下降,市场对券商业绩预期和对股权质押等风险担忧仍未消除,反弹还需要等待更多因素的催化。 券商中报佳音难盼 业绩快报显示,中信证券上半年未经审计营业收入为199.76亿元,同比增长6.6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55.86亿元,同比增长13.38%。这是截至目前,两市公布的业绩快报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券商。 其它几家券商,则集体出现了盈利大幅下滑。海通证券业绩快报显示,上半年预计实现营收109.62亿元,同比下降14.4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0.32亿元,同比下滑24.64%。长江证券业绩业绩快报显示,预计上半年营业收入23.4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7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5.12%、62.02%。 净利遭遇腰斩的,还有国元证券、国海证券、第一创业。业绩快报显示,上述参加券商上半年净利润预计将分别下滑54.9%、69%至75%、60%至70%。 尽管已有充分预期,券商板块的中报前瞻仍难言乐观。多位行业分析师预计,A上市券商上半年净利润将出现同比下滑,幅度则集中在-15%至25%之间。而根据分析师测算以及经营月报统计,上半年净利润能实现正增长的上市券商或仅有2至3家。 对于业绩下滑,多数券商均提及行情波动与信用违约的影响。以长江证券为例,其表示,上半年受市场行情下行、投行发行放缓、违约风险增加、资管新规冲击等影响,公司权益类自营、信用业务、债券承销、资管业务收入同比下降。此外,受前期业务布局与改革成本投入增量影响,公司当期成本开支仍同比有所增长。 而回顾上半年A股整体情况,除了低迷行情、IPO审核变化等常规因素之外,股权质押风险成为今年券商业绩新的隐忧。 统计显示,2018年上半年A股日均交易额4679亿元,同比基本持平;平均每周新增投资者26.50万人,同比下滑24%。低迷的交易,除影响经纪业务收入之外,更加剧了券商自营业务的浮亏压力。“券商自营的业绩弹性,主要来自权益投资。若下半年股市收益率低迷,可能令券商利润同比明显下滑”,安信证券行业分析师赵湘怀表示道。 投行业务收入波动,也是影响上半年券商业绩的重要因素。统计显示,IPO发行数量显著减缓,累计发行新股63家,募资规模达923亿元;月平均发行数量约10家,相比去年平均每月的40家IPO的发行大幅减少。而同期的被否率达为39.29%,较2017年的17.95%显著提升。再融资规模继续收缩。2018年上半年,增发募集资金3678亿元,同比减少近45%。同期债券发行规模有所回升,尤其公司债、短融中票、ABS等品种规模提升。 上述基本面对业绩的影响,已经在当前的业绩快报中得到证实。国元证券在公告就明确表示,虽然损失率小于市场平均跌幅,但公司自营权益投资仍发生一定金额的损失;发行审核趋严、经纪业务市场竞争激烈,导致投行和交易佣金等收入减少。第一创业、国海证券等也都提到投行、自营等收入下滑对业绩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被一度被视为新增长点的股权质押业务,成为上半年券商板块最大的风险点。 在行情和新规影响下,券商股权质押业务增速明显放缓。截至上半年末,券商股权质押待回购余额约1.92万亿元,较 2017 年末增长2%,增速减弱。尤其进入6月以来,行情加速下行,信用违约事件不断爆出。市场对券商质押业务的担忧渐起。 对此,有分析师表示,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到实际亏损仍有一定空间,即便造成亏损后也将按一定坏账比例进行计提,而非全部极为坏账;整体来看,当前股权质押业务风险对行业冲击可控,但利润表的资产减值损失会有明显上升。安信证券还测算,假设券商低于平仓线以下股票质押中有10%需要计提减值准备,计提比例为60%;按此中性假设测算,计提减值规模占行业收入比重约5%,占净资本的1.2%。 券业的“黑天鹅”事件依然不容忽视。7月23日,中原证券就公告称,因在此前担任某并购事项的财务顾问中涉嫌未勤勉尽责,证监会对中原证券和项目主办人进行了不同金额处罚。在全面从严监管的当前,处罚结果对于券商的业务开展、分类评级等都有重要影响。 估值修复论失灵 萎靡的行情、紧绷的流动性、悲观的情绪,重创着券商板块。上半年,券商板块估值一度创下历史新低。进入6月后,个股更是接连“破净”。但即便估值逐渐触底,市场对券商板块整体仍谨慎有余。 截至7月24日收盘,仍有海通证券、国元证券、东北证券、东吴证券“破净”,市净率分别为0.963倍、0.98倍、0.984倍、0.993倍。除此之外,兴业证券、光大证券、国泰君安等个股也接近“破净”,市净率不足1.1倍。 当前的行业分析逻辑,并无太多新意。除不断强调坚守龙头股之外,多数观点仍以板块估值见底、安全边际高等为主要逻辑。尤其是伴随业绩快报的披露,多项业务的集中度趋势还在持续,而中信证券等龙头股业绩表现更为稳定。“市场估值已显示出底部特征、积极布局龙头券商”成为上半年最常见的逻辑和观点。 但在估值继续下行、基本面尚无好转的当前,即便是看似如此安全的逻辑,分歧已不可避免。 “不能凭借历史估值经验简单推断出估值修复的逻辑”,赵湘怀在此之前就表示,券商股的估值中枢已经在下降,板块和个股估值在风险持续暴露中仍有下降可能。目前当前估值和“破净潮”,其认为,正反映了市场对券商的业绩预期和对股权质押风险的担忧。 是否反弹,并未仅仅从估值水平判断,券商股的反弹还需要等待催化。市场交易量的变化和质押风险暴露及处置进展都是重要影响因素。 赵湘怀表示,未来用于回购增持的产业资本、放开境外资金投资A股额度而带来的增量资金、递延养老险保险入市资金,将有助于改善的市场流动性。除此之外,当前资本市场的表现属于金融去杠杆大背景下必然要经历的阵痛,但监管层对于维护资本市场稳定而出台的措施,也将会成为市场转暖、板块反弹的重要催化剂。 作为年内重要的风险因素,信用违约风险的进展对于券商板块也影响深远。赵湘怀称,市场避险情绪主要来源于信用违约风险,从债市传导至股市,还将制约增量资金入市的作用和监管部门政策措施的效果。如果信用违约风险充分暴露或得到有效控制,市场担忧情绪得到缓解,券商股也将具备反弹的基础和可能。

券商半年业绩不佳,马太效应显著。据月度数据统计,可比券商6月归母净利润合计39亿元(YoY-60%,MoM-27%),上半年累计归母净利润合计309亿元(YoY-23%),年化ROE降至5.2%。龙头券商优势明显,截至2018年6月末CR5(前5券商利润合计占比)较年初上升8个百分点;大券商年化ROE高于行业平均且净利润同比降幅小于行业中位数。

图片 1

    交易清淡自营浮亏,股权质押风险可控。我们在5月业绩点评提示6月需要注意的四大“隐忧”:流动性趋紧及担忧情绪再起,自营业绩高基数效应,传统投行下降和股权质押风险暴露。以上因素得到印证并导致了券商6月及半年业绩表现不佳。

原标题:华安证券前三季净利增长144%?投行收入下滑趋势明显占比过低

    (1)交易清淡,两融创新低。上半年累计日均股基交易量为4422元(YoY-5%),其中6月日均股基交易量仅为3947亿元(MoM-13%,YoY-2%)。伴随着市场交易量的下降,6月末两融余额降至9193亿元,较年初下降了10%,创近十个月新低。

10月29日,华安证券(600909.SH)发布三季报称,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1.82亿元,同比增长78.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73亿元,同比增长144.25%。

    (2)自营存浮亏压力,避险为主收益分化。上半年券商权益投资存在浮亏压力,券商为避险而增配AAA级债券和利率债。由于券商自营弹性主要来自权益投资,若下半年股市收益率低迷可能令券商利润同比明显下滑,券商自营结构和投资能力的分化将导致业绩的分化,IFRS9准则实施增加了券商利润波动性。

对此,华安证券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受益于宏观政策以及证券市场回暖,公司经纪业务、自营业务收入及投行业务同比显著增长,从而带动整体业绩实现较高增长。

    (3)投行业务现马太效应。首先,IPO延续从严审核的态势,项目资源集中于有业务优势的大券商手中。其次,自资管新规发布以来债券发行规模明显下降,叠加违约风险暴露的影响,新发债券集中于高评级信用债及利率债,龙头券商优势凸显。

业务方面,从近几年财务数据看,经纪、信用业务一直是华安证券的主要创收来源,2017年、2018年均占总营收的七成左右。而自营业务今年增速最快,上半年同比增长1985.44%。但投行业务收入和占总营收比例却有逐年下滑的趋势。

    (4)资管新规加速去杠杆,竞争分化强者恒强。资管新规落地后三年将是券商资管关键转型期,券商定向资管规模将大幅下降,而集合资管将面临银行理财、公募、信托等资管机构的直接竞争,券商资管业务模式走向分化且强者恒强。

虽然今年业绩提升,但华安证券上半年计提了1.23亿元巨额减值准备。其中,一笔股票质押业务就减值计提了8819.34万元,涉及本金约为2.22亿元。“股权质押爆仓肯定会拖累券商净利润。一些券商内部有KPI考核指标的压力,他们也需要找一些项目,或许他们能预见一些风险,但存在赌博的心理。所以券商行业要加强内部风险防控能力。”沪上某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5)质押风险承压,目前总体可控。截至上半年末2018年券商股权质押待回购余额约1.92万亿元,较2017年末仅增长2%,增速已明显放缓。根据我们测算,中性假设券商低于平仓线以下的股票中有10%需要计提减值准备,计提比例为60%,测算需计提减值的规模约161亿元,占行业收入比重约5%,仅占净资本的1.2%。

投行业绩有明显下滑趋势

    估值再创新低,静待催化剂来临。2018年6月21日,券商股估值一度跌至1.21xPB,再创历史新低并有多只券商股破净。目前券商股估值已经反映了市场对于券商的业绩预期和对股权质押风险的担忧,但是否出现较大级别的反弹还需等待催化剂来临。

华安证券是安徽省老牌本土券商,于2016年在上交所上市,2019年的行业分类评级继续保持A类A级。

    (1)催化剂之一:增量资金入市提振市场交易。我们关注到三路增量资金入市有助于改善市场流动性,包括:用于回购增持的产业资本、境外增量资金和递延养老险保险入市资金,三路资金预计合计将带来近1500亿增量资金。

根据2019半年报公布的各业务线营收情况,华安证券上半年的证券经纪业务实现收入4.38亿元,占总营收的30.47%;自营业务收入4.37亿元,占比30.39%;信用交易业务收入2.87亿元,占比20%。

    (2)催化剂之二:监管部门采取措施稳定市场。当前资本市场的表现属于金融去杠杆大背景下必然要经历的阵痛,但监管部门也对于伴生的“处置风险”高度重视,并将采取必要措施(例如定向降准、暂缓CDR发行、证监会召开座谈会等)平衡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和改革、发展、稳定之间的关系。

经纪业务、信用业务一直是华安证券的主要创收来源。根据历年财报,华安证券2017年这两块业务合计实现营收约15.27亿元,约占总营收的79.65%;2018年合计实现营收约12.33亿元,占比约69.99%。

    (3)催化剂之三:信用违约风险得到控制。当前市场避险情绪升温将制约增量资金入市的作用和监管部门政策措施的效果,而市场避险情绪主要来源于信用违约风险。信用违约风险是今年资本市场面临的最重要风险,并已从债券市场蔓延到股市。如果信用违约风险得到了较好的控制,券商股也就具备了超跌反弹的机会。

自营业务则是华安证券2019年增长最快、也最亮眼的。2018年,自营业务仅有1.92亿元营收,占比为10.88%;而2019年仅半年时间,自营业务就创造了4.37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1985.44%,占比也攀升至30.39%。

    推荐标的:中信证券/方正证券

不单单是华安证券,自营业务业绩高增长是今年证券行业的一大特点。从证券业协会的数据看,截至2019年6月30日,131家证券公司合计实现营业收入1789.41亿元,同比增长41.37%;实现净利润666.6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04.86%。而从各业务线看,全行业合计实现证券投资收益(含公允价值变动)620.60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10.02%。

    风险提示:信用违约风险/交易量大幅萎缩风险/政策变化风险。

相比之下,华安证券的投行业务收入并不理想,甚至有收入逐年下滑的趋势。根据财报,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华安证券投行业务分别实现收入9078.14万元、7938.2万元、2522.19万元,占总营收的4.73%、4.51%、1.76%。

全年收入占比不到百分之五,相比之下,自营做到百分之三十,投行业务无法作为券商的主营业务,所以很难做大。

华安证券董事长章宏韬201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从行业发展形势上看,最能够体现证券公司核心竞争力的投行业务、财富管理业务占比会逐步上升。不管是大券商还是小券商,包括华安证券也正按照这个趋势前进。”

既然投行业务代表证券公司的核心竞争力,那为何华安证券的投行业务占比如此低,历年业绩又呈现下滑的趋势?

“因投行业务周期较长的特点,投行业务发展需要一定的培育期。2019年前三季度投行业务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166.52%。与此同时,2019年公司科创板业务实现突破,公司保荐的科创板企业宁波长阳科技已于11月6日在上交所正式挂牌。”华安证券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上半年计提1.2亿巨额减值

而在今年早些时候,华安证券计提了1.23亿元巨额减值准备。

8月28日,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下称“公告”)。公告显示,华安证券2019年1-6月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12328.06万元,减少2019年1-6月净利润人民币9246.05万元,已超过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据了解,华安证券2018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5.54亿元。

其中,到期未兑付债券转入3114.32万元,涉及的违约债券发行主体主要包括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神雾环保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国裕物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等。

而公司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计提主要为股票质押业务减值计提。单项进行减值计提的金额为8819.34万元,涉及的质押股票为刚泰控股,本金约为人民币2.22亿元。

这笔股权质押业务是华安证券与赫连剑茹于2017年5月签署。在待购回期间,标的证券刚泰控股股价持续下跌,并跌破最低履约保障比例(即平仓线)140%,且低于平仓线后未及时补足质押物构成违约。

该笔股权质押业务纠纷已被法院审理。2018年9月6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查封、冻结赫连剑茹质押的刚泰控股股票、孳息,及其在天使之翼(北京)影视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富瑞阳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心燃灵动科技有限公司所拥有的股权以及银行账户。

对于股权质押诉讼,“股权质押纠纷进入诉讼程序,会有很高的诉讼成本和风险。诉讼周期可能会很长,券商就需要做坏账处理;诉讼未必会成功;即使成功也未必全额支持诉讼请求;即使全额主张了,也未必能完全执行到位。”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文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股权质押加杠杆,是比较普遍的融资方式。“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一些公司市值可能不高,很难发定增或者公司债。而股权质押是目前比较可行、方便操作的融资渠道,所以股权质押这个杠杆还是比较普遍的。”上述沪上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而对于股权质押风险的原因,“股票质押风险既有市场原因,也有股东没能补仓的原因。市场行情差,股价下跌至平仓线下,而股东又没能及时补仓的,股价也没能反弹,就导致了爆仓。”如是金融研究院宏观策略高级研究员葛寿净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此外,还与券商内部风控有一定关系。“股权质押爆仓肯定会拖累券商净利润。一些券商内部有KPI考核指标的压力,他们也需要找一些项目,或许他们能预见一些风险,但存在赌博的心理。所以券商行业要加强内部风险防控能力。”上述沪上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