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名仕资讯 > 困局难解,财政和经济频道

困局难解,财政和经济频道

时间:2020-02-12 17:28

凯瑞德张培峰、爱钱帮张培峰、操盘手张培峰,身兼多重身份的张培峰最近比较“烦”,不仅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证监会立案调查,还陷入到爱钱帮新老股东的纠纷之中。 7月21日,凯瑞德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张培峰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证监会近期对某私募机构超比例持股未披露且在限制期违规交易案进行立案调查,因张培峰为该案的涉案当事人,证监会向其本人送达了《调查通知书》。 第二天,凯瑞德又公告称,张培峰及公司监事会主席饶大程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分别在 2018 年 7 月 19日、2018 年 7 月 18 日被金华市公安局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而再早一天前,凯瑞德发布终止重组公告,终止收购北京乐盟互动科技有限公司 51%股权。 像是陷入一个魔咒,凯瑞德、公司大股东以及前后两任实控人先后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2016年10月31日,因涉嫌信披违规,凯瑞德被立案调查。2017年6月19日,因增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第一大股东浙江第五季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第五季”)、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吴联模立案调查。 从两则公告透露的少量信息来看,张培峰很可能涉嫌通过私募机构操纵二级市场股票,而张培峰作为公司董事长,饶大程作为监事会主席,股票操纵标的是否为凯瑞德仍不得而知。 第一财经记者联系张培峰求证此事,但其手机一直显示关机状态。 “双面”张培峰 第一财经曾分别于2017年06月29日和2018年3月6日发表两篇独家报道,分别为《谁在导演凯瑞德股价过山车? 闪崩前两个月上涨60%》以及《起底双面人张培峰和他危如累卵的凯瑞德》。 第一财经记者曾经梳理的张培峰职业信息显示,张培峰从西班牙回国后第一次为媒体所熟知,即缘于他作为一只证券投资类私募基金管理人的黑马表现。在2015年6月股灾来临前,他所掌盘的“中金投1号”曾上榜私募产品收益率冠军宝座。彼时张张培峰频繁出现在各大媒体的相关报道中,推介个人的选股观点和二级市场看法。 2015年A股大幅滑坡之后,二级市场再也不见“基金经理”张培峰的炒股业绩和股票评论。从公开信息来看,2017年3月,张培峰先后退出“中金投”法人股东,以及总经理等职位。 当时间推移到2017年3月,市场再次见到张培峰时,已是凯瑞德的董事长。但凯瑞德公布的张培峰个人简历,却只字未提二级市场私募机构总经理的这段经历。如果不作信息深入梳理,市场人士并不会将“此张培峰”与“彼张培峰”联系起来。 不过,从市场实际情况看,张培峰入驻之后,凯瑞德无论从基本面,还是股价,都透露出非常“魔性”的一面。基本面而言,公司重组并购动作频频,先后注入智能安防资产、与知名企业合作运营游戏,加上张培峰号称5亿元收购了爱钱帮,以致令市场暇想P2P资产可能注入上市公司。 二级市场上,一系列资本运作带来的是凯瑞德股价的持续拉升。从2017年4月18日缓步上升开始,凯瑞德由最低价的21.35元持续拉升,直到攀上6月29日盘中最高的33.76元,两个多月累计涨幅接近60%。 证监会对张培峰立案调查,能否揭开“两个张培峰”的真实面目? 身份之谜 张培峰持有的凯瑞德股权比例仅为5.19%,2017年7月,张培峰与新进凯瑞德的四个自然人股东成为一致行动人,五人合计持有凯瑞德12.32%的股权,张培峰成为凯瑞德实际控制人。 一年之后,2018年7月14日,公司公告称,与张培峰捆绑为一致行动人的任飞、王腾两人合计所持的3.12%股份,被强制平仓,平仓后以张培峰为代表的一致行动人共持有凯瑞德9.21%股份,低于第五季截至2018年一季末9.23%的持股比例。不过,凯瑞德表示,张培峰等人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0年10月25日,张培峰即已将所持100%凯瑞德股份全数质押给自然人赵俊,质押平仓线(估算)为16.95元。而上周五(2018年7月20日)收盘价该股为8.36元,股价早已跌破平仓线。 2018年5月,停牌5个月的凯瑞德复牌后,股价接连出现7个跌停。在14元左右的价格盘整一个月后,股价又遭遇非连续的3个跌停。 鉴于张培峰等人与第五季的持股比例已经相当接近,一旦张培峰或其他一致行动人的股权再遭平仓,张培峰或将失去凯瑞德的控制权。 无独有偶,最新工商信息显示,2018年7月9日,张培峰退出爱钱帮运营主体——北京爱钱帮财富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名单,张培峰的董事长职位也变更为董事职位。随张培峰一同退出的还有代表爱钱帮创始团队的两家法人股东。 爱钱帮新增股东——深圳前海爱钱帮科技有限公司,占爱钱帮94.65%的股份,另一家此前张培峰控制的深圳前海丹尔斯顿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丹尔斯顿科技)占有前者40%的股份。企查查显示,2018年7月13日,张培峰原有的99%丹尔斯顿科技股权转让给王予峰,张培峰与爱钱帮从股权上已经没有关系。 另外,张培峰之前运作中金投的平台“深圳丹尔斯顿实业有限公司”,因2018年5月股东由张培峰变更为丹尔斯顿科技,随着张培峰完全退出丹尔斯顿科技,张培峰与两家“丹尔斯顿”公司都不再有股权关系。 张培峰之后,爱钱帮法人代表变更为李青妮,董事长变更为前百度副总裁陆复斌。最新的消息显示,7月20日晚间,爱钱帮宣布清盘,7月3日才进入的陆复斌,于7月19日宣布退出。陆复斌方面称,爱钱帮的资产端——爱车帮(100%隶属爱钱帮),存在数据舞弊,陆复斌已针对爱车帮及其负责人、尽调公司及财务审计公司进行诉讼程序。 而张培峰在爱钱帮和凯瑞德上的“躲闪腾挪”,看上去只是“过了一下手”。一面一掷千金左手揽P2P平台,右手收上市公司控股权;一面又频繁质押股权套现,甚至疑似被福建民间借贷追债;之前还是黑马证券私募基金的操盘人,转眼又成了农业龙头企业的明星企业家。年龄刚过40,但却多种身份和经历集于一身,这位青年企业家早已引发各方的关注。 张培峰是实力派还是偶像派,此次司法和监管机构的介入,能否让这位青年才俊回归本位?

9月26日,凯瑞德(002072.SZ)发布公告,分别披露了公司重大资产购买以及资产出售的实施进展。

5月24日,新京报记者发现,凯瑞德在东方财富上披露的官网地址打开却是“太阳城集团”、“美国WWE集团”、“澳门永利”等赌博、色情网站链接,网友戏称“全新博彩概念股”横空出世。

虽然是最新公告,但是实际上这两个事项数月来均已经没有任何新进展。而作为公司原董事长的张培峰则陷入了“失联”状态并遭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

凯瑞德于5月24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原网站已于近期停用,新的网站正在建设之中,待启用后将及时公告新的域名。

虽然刚刚在一周前选举了新一任董事长,但是凯瑞德的困局显然难以在短期内扭转。

“大变身”的同时,凯瑞德复牌后连续五跌停,股价较停牌前下跌超40%。

关联并购近3年仍未完成

从财务数据来看,凯瑞德2009年以来这9年的归属净利润呈现一年盈利一年亏损,扣非净利润则一直亏损。凯瑞德截至2017年底员工人数为62人。

“本次交易各方将继续积极推进此次交易实施进程,争取早日完成本次重大资产购买暨关联交易事项的实施工作。”凯瑞德在8月26日的公告中表示,2018年3月29日,公司支付给股权出让方股权收购款500万元。截止到本公告日,公司已累计支付给股权出让方股权收购款共计23360万元,占本次交易总交易额的93.96%。

5月25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上市公司,未接通电话。

也就是说,近半年时间,这笔关联资产的交易仍未有最新进展。

复牌五跌停,市值蒸发20亿

这笔总价2.48亿元的资产购买仅差最后的一千多万元,而从时间上来看,这笔交易拖拖拉拉持续了近3年之久。

2017年12月7日,凯瑞德以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为由开始起停牌,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北京乐盟互动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2018年5月21日,停牌5个多月的凯瑞德复牌。

2015年11月底,凯瑞德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将与网数通、维云创艺签署《重大资产购买协议》,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网数通、维云创艺持有的屹立由100%的股权。

凯瑞德发布的复牌公告显示,由于本次重组事宜涉及的工作量较大且存在部分待解决的重要事项,相关工作尚未完成,公司尚需与交易对方就本次重组的方案和细节进行进一步协商和论证,本次交易的具体方案尚未最终确定,预计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或者报告书还需要一定时间。复牌后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其中,向网数通支付21133.2185万元现金,收购其持有的屹立由85%的股权;拟向维云创艺支付3729.3915万元现金,收购其持有的屹立由15%的股权。

但显然,未在停牌期间完成此次收购对市场冲击很大,对于凯瑞德公布的复牌公告投资者并不买账。5月21日复牌以来,凯瑞德遭遇连续五跌停,5月25日,凯瑞德收于17.06元/股,较停牌前28.9元/股的收盘价下跌40.97%,市值蒸发20.84亿元。

过去数年,凯瑞德剥离纺织资产、成立过矿业子公司、基金管理公司,购买屹立由100%股权则是凯瑞德向互联网业务跨界的一步。

从换手率来看,5月25日凯瑞德的换手率仅为0.05%。对此,有私募人士对记者表示,换手率极低,说明市场已经形成了一致的观点,即认为这个公司不值当前市值,所以持有这只股票的机构及大资金一起抛售,导致了股价连续跌停。如果公司不及时进行自救,股价可能还会有进一步下跌的可能。

这笔交易为关联交易。因为屹立由的实际控制人为庞泊与舒艳超夫妻。庞泊持有第五季实业40%股权,系第五季实业第二大股东,而第五季实业系凯瑞德的控股股东。

5月25日,凯瑞德还发出了一则风险提示公告,凯瑞德先后于2016年10月31日和2017年12月1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法律规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公告日,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如调查结果发现,公司存在重大违法行为,公司股票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暂停上市。

按照收益法评估,屹立由的全部股权于评估基准日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24862.61万元,较经审计净资产增值22734.40万元,增值率高达1068.24%。

实控人更迭,董事长质押全部股票

按照协议约定,屹立由曾承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700万元、2300万元及2800万元。

股价暴跌,股东受到最直接的影响,上位不久的实控人也痛失股价的小半壁江山。

虽然2015、2016年两年均完成了业绩承诺,但是其2017年的业绩却未能如愿完成。屹立由2017年仅实现利润1447万元,这导致凯瑞德不得不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376.88万元。

事情可以追溯到2017年3月27日,凯瑞德第一大股东浙江第五季实业有限公司(简称“第五季”)与张培峰就第五季持有的上市公司11.61%股票所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等事宜进行磋商,该事宜可能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同一天,凯瑞德前任实控人吴联模因个人原因辞去了董事长职务。彼时,第五季所持有的股权已被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轮候冻结,前实控人吴联模也已于2016年底被调查。

屹立由是凯瑞德业绩的主要贡献方,屹立由的萎靡不振也导致凯瑞德陷入亏损,2017年凯瑞德实现营业收入7802万元,但是扣非净利润亏损3510万元。

2017年4月12日,张培峰当选凯瑞德董事长。

重组告吹董事长“失联”

公开资料显示,张培峰在2017年6月-7月之间,斥资24254.48万元买进凯瑞德股票9143134股,占总股本的5.19%,买入均价为26.53元/股。2017年7月24日,张培峰、任飞、王腾、黄进益、郭文芳共同签署了《关于凯瑞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一致行动协议》,合计持有公司普通股股票12.32%,超过吴联模的持股数,成为凯瑞德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凯瑞德的亏损仍在继续。2018年一季度公司亏损额为520万元,半年报公司预计亏损区间为900万元至1400万元,同比变动幅度区间为-429.56%至-612.65%。

张培峰于2017年9月21日承诺,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良好发展的坚定信心与公司控制权的巩固,张培峰将于未来12个月内以自有资金拟继续增持比例不低于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10%的股份。不过截至目前,张培峰的增持计划并未实行。

雪上加霜的是,公司历时半年的重组也于近期“黄”了。

同年10月25日,张培峰为支持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丹尔斯顿实业有限公司的融资需要,将其持有的凯瑞德股票全部质押给自然人赵俊,并于2017年10月26日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办理完成了全部股权质押登记手续。股票质押前5个交易日的股价均价为30.44元/股,当时股份平均质押率为42.08%,考虑到近两年融资成本上升,按10%的利率成本计算,张培峰此前质押股票的平仓线在15元左右,结合如今17元/股的股价,其股价如果再下跌12%,就有爆仓风险。

7月18日,董事长张培峰告知公司,因与本次重大资产交易对方未能就交易细节达成一致,经双方协商,拟终止本次收购协议,并提议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经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议案》,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卖资产保壳,员工从千人降至几十人

就在公司重组终止当日,凯瑞德发布公告称:“公司获悉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近期对某私募机构超比例持股未披露且在限制期违规交易案进行立案调查,因张培峰为该案的涉案当事人,中国证监会向其本人送达了《调查通知书》(编号:成稽调查通字18008号),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4月28日,凯瑞德2017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凯瑞德实现营业收入7802.09万元,同比增长131.9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10.96万元,同比下降344.56%;扣非后净利润为-3447.02万元。

张培峰的处境也变得复杂。7月20日晚间,凯瑞德又公告称:“公司于2018年7月20日收到了金华市公安局出具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获悉公司董事长张培峰、监事会主席饶大程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分别在2018年7月19日、2018年7月18日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从凯瑞德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历年表现来看,自2009年至今,凯瑞德的归属净利润呈现一年亏损一年盈利,交替进行。最近9个会计年度凯瑞德盈利年份共计实现归属净利润3000多万元,而亏损年份的亏损数合计约为4.16亿元。最近9年,凯瑞德的累计归属净利润为亏损3.8亿元。

张培峰是从凯瑞德原实际控制人吴联模手中接过董事长一职的,不过,同吴联模的境遇一样,张培峰不仅未能有效重组凯瑞德,还将自己也搭了进去。

如果从扣非净利润来看,凯瑞德这9年的扣非净利润皆为亏损。

2017年4月份,张培峰当选凯瑞德董事长。此后,张培峰斥资2.5亿元在二级市场扫货,买进凯瑞德股票914.3134万股,占总股本的5.19%。

为了不披星戴帽,保证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归属净利润是正数,凯瑞德也释放一身“财计”。

2017年7月24日,张培峰与任飞、王腾、黄进益、郭文芳四个新进股东签订协议,成为一致行动人,有效期为12个月。5人合计持有公司股票12.32%,超过吴联模的持股数,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从2016年年报来看,2016年的非经常性损益科目中,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包括已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冲销部分)为6876.7万元,为置出纺织资产包产生的相关损益,凯瑞德成功卖掉子公司保壳。值得注意的是,经过长期卖资产保壳,凯瑞德的固定资产已由2010年年报中披露的7.724亿元变成了2017年年报披露的299.6万元。

然而自2018年5月21日起,凯瑞德复牌后接连收获数个跌停,这也导致一致行动人中个别股东股票遭到平仓。张培峰曾承诺将在2018年7月24日前以自有资金拟继续增持比例不低于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10%的股份。

这也引起了审计机构中喜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的注意,2016年和2017年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对凯瑞德的年报先后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和非标准意见的审计报告。

不过随着张培峰的“失联”,其增持承诺也将无疾而终,由于一致行动人协议到期,凯瑞德也陷入了没有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局面。

2017年年报审计报告中,中喜会计师事务所主要关注点在于资产减值和借款到期未偿还事项上。凯瑞德对资产减值迹象的评估仅在六月份及年末进行,减值评估和测试的执行频率不够,并且在评估中没有分析这些款项的预计未来现金流现值,按照应收款项的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低于其账面价值的差额进行计提坏账准备;凯瑞德未能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上述缺陷影响财务报表中的商誉的计价,与之相关内部控制存在缺陷。并且凯瑞德在借款即将到期时未能及时还款,也未能及时采取措施与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给公司带来诉讼风险。

“张培峰先生在承诺期内未能按承诺增持公司股票,违反了增持承诺。但因自2018年7月19日至今无法联系到张培峰先生,故无法确定其未履行增持承诺的具体原因。”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时,凯瑞德公告表示。

2016年凯瑞德将亏损严重的纺织资产全部出售给山东德棉集团有限公司,主营业务向互联网加速服务相关业务转型。2014年12月,凯瑞德作价1.16亿元转让子公司淄博杰之盟商贸有限公司100%股权,实现了2014年净利润扭亏为盈。

9月15日,凯瑞德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选举孙俊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并聘任孙俊为公司总经理。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3月至今,孙俊担任第五季(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广告

虽然董事长的人选已经落定,但是凯瑞德想扭转颓势并非一朝一夕的功夫。自重组复牌之后,凯瑞德股票一泻千里,七个跌停板接连出现。其股价也由此前的每股近30元跌到最低的5.7元,跌幅高达74%。

2015年11月,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重大资产暨关联交易的议案,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网数通、维云创艺持有的屹立由100%的股权。屹立由对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度的盈利进行承诺,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700万元、2300万元及2800万元,考核期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之和不低于6800万元。

屹立由公司的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888.89万元、2016年度为2311.04万元、2017年度为1447.01万元,并未完成业绩承诺。

业绩补偿能否到位还未可知,从2017年年报中可以发现,屹立由已于2016年8月实现并表,但此前的股权转让款还没到位,屹立由的实际控制人为庞泊与舒艳超夫妻。庞泊持有第五季实业40%股权,系第五季实业第二大股东,而第五季实业系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构成了关联交易。

凯瑞德转型路上,员工人数也急剧减少。截至2017年12月底,凯瑞德领取工资的员工人数仅为62人。2016年年报显示其员工人数为58人,2015年时为1032人。